CCTV优选品牌-16年第三国转口贸易综合服务商

全国咨询热线:0769-2868-3803

转口贸易列表

中美贸易战客观、理性的分析

标签:中美贸易战,美国反倾销,美国反倾销产品,升宝

中国的外部环境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中美冲突将会越来越多,危机随时可能爆发,如何管理危机是中国对外政策的巨大挑战;中国对自己的对外经济政策作出调整,已刻不容缓。

中美贸易战已经打响。这是一场持久战,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休战,更不知什么时候可以翻过旧的一页打开新的一页,我们不得不对一些新老问题做进一步的思考。

1.以战止战,有理有利有节,从容应对

特朗普的谈判策略是所谓的“疯人战略”,极限恫吓,先是漫天要价,然后利用对手的心理弱点给予一点让步,以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结果。

美国政府在第一轮中美贸易谈判中提出的要求是一份无理的最后通牒,中国当然不能接受。面对特朗普的挑战,中国没有退路,只能依照WTO规则进行报复。
其实,其他国家对美国也是这样做的。贸易战是否会进一步升级,不在中国的控制范围内。特朗普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中国的让步并不能保证特朗普不会得寸进尺。

中国应该坚持市场化地处理中美贸易的失衡,如降低关税、进一步开放中国的服务业市场(电信、医疗、教育和养老等服务业市场),特别是金融服务业;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等。采用提供购物清单的方法达成妥协,是一种非市场的解决办法,对资源配置可能产生会消极影响。

有人主张在关税之外的其他领域、如投资领域,对美国进行报复。我以为中国的报复是不得已的、被动的,不应该主动挑起在新领域的冲突。在华美资企业的合法权利必须得到保护。抛售美国国债也是一个坏主意,它对美国造成不了什么伤害,却可能把中国自己置于十分尴尬的境地。

美国每次公布加征关税清单时,都会用数月时间征求各方意见。中国也应该这样做。中国在表明一定会报复的立场之后,不必急于采取行动。应该充分征求公众、特别是企业的意见。中国不用急于确定报复清单,也没有必要急于实施报复计划。

美国的清单针对的是从中国产业政策、特别是从“中国制造2025”受益的产品。中国的反制清单则主要针对美对华出口量较大的产品。

根据美国学者的研究,在被美国加征关税的500亿美元中国出口产品中,73%是供美国企业使用的中间产品和资本品,加征关税必然导致美国企业竞争力的下降。而这些产品中的70%是在华外资企业生产的,加征关税必然导致这些企业包括美国企业利润的下降。美国想通过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关税打痛中国,到头来,被打痛可能是美国自己。鹿死谁手还未可知。中国完全可以以从容不迫的态度应对中美贸易战。

此外,中国是有能力对美国的高科技产业和汽车产业予以重击的。我们可以引而不发,但要让特郎普明白:如果他继续胡闹,中国必然会报复。

中美贸易战


2.坚持全方位的开放方针

尽管301调查报告的结论完全站不住脚,但中国对WTO承诺的履行也并非无可挑剔,301报告提出的问题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中国在消减关税等方面确实超额完成了2001年作出的WTO承诺。但在贸易补贴方面,有些做法即便未违背WTO的文字规定,也与WTO的精神不符。

例如,由于各国税收制度不同,为了使出口商品在税率较低的海外市场免受不利影响,出口国可对出口商品实施退税。WTO规则允许对出口商品实施退税,但是中国往往把改变退税率作为刺激出口的政策手段。在这种情况下,退税政策就违背了WTO的初衷。此外,在一些地区,有违WTO规则补贴出口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中国在根据WTO承诺开放金融服务业和加强保护知识产权方面,也有不小的改善空间。

3.积极维护现存国际秩序

在二战后的几十年中,现存世界秩序为中国的发展提供了良好外部环境。中国应该继续为维护现有国际秩序而努力。具体说,中国应该继续维护以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国际贸易组织(WTO)为支柱的国际组织的权威。国际经济、政治和军事力量对比的变化,会导致对国际组织和国际行为准则进行调整的要求,但这种调整必须在现有国际法的框架下进行。

从法律地位上说,WTO是国际经贸领域具有普遍约束力的、最重要的多边规则体系,其权威必须得到尊重。WTO的缺陷应该通过新的谈判加以弥补,而不能在完成新一轮WTO谈判之前,用单边、双边甚至地区性的解决办法代替WTO的解决办法,否则,国际贸易将处于失序状态,危害世界经济发展甚至危害世界和平。

特朗普的单边主义正在遭到世界各国越来越多的反对,中国可以联合欧洲、日韩印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倡导恢复乌拉圭回合以来限于停顿状态WTO谈判。应该看到,慑于美国,欧洲和日本也可能会首鼠两端,甚至帮助美国打击中国。

中美贸易争端是通过中美双边谈判解决,还是通过WTO磋商和争端解决机构(DSB)解决,是个值得认真考虑的重要问题。中方采取了“两条腿走路”的方针。

目前中美贸易战已经开打,肇事者无疑是美国。美国对中国实施加征关税的措施,中国必须回击。而且,面对类似的形势,其他国家(如加拿大)也已对美国进行了报复。即便如此,在已经实施报复措施之后,中国应该坚持走完通过WTO争端解决机制解决中美贸易争端的全程。对于这类法律问题,经济学家难以置喙,希望中国的国际贸易法专家能指点迷津。

4.避免被美国敲诈勒索

多年来美国利用美元的霸权地位和世界各国企业对美国市场的依赖,挥舞罚款的大棒,以维护法律为名行敲诈勒索之实。

中企既然在国外经营就应该严格遵守外国的法律;但是,我们也不应该幼稚到相信只要我们遵守(主观上遵守)美国的法律、法规就不会遭遇到被敲诈勒索的厄运。今后美国将更经常使用禁运之类的“大棒”打击中国企业。

由于美国的“长臂管辖”,即无论发生地在何处,任何人只要满足了“最小联系”(只要和美国发生了任何联系,哪怕仅仅是电话、邮件或银行转账),美国都具有管辖权(判罪),中国所有企业都会面临中兴通讯式的危险。

5.支持企业自主创新

301调查报告对中国的产业政策大加挞伐。

301调查报告认为,中国的目标是使自己在技术领域、特别是在先进技术领域,在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上分别取得支配地位和领先地位。为此,中国试图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提升在价值链中的位置、实现从廉价生产者到全球科技创新大国的转变。应该承认,301报告的上述概括是比较准确的。

中国目前的产业政策有两个关键环节:

⒈确定“战略性新兴产业”名录;

⒉政府为选定产业提供各种形式的帮助。

在确定目标之后,从政府角度来看,重要的问题是如何支持企业实现上述产业或技术政策目标。政府支持企业实现这些目标的措施和政策则包括补贴、税收优惠、政府采购、技术研发、奖励、标准法规的建设、体制机制创新等。

我以为,中国政府在公布重要的贸易和投资举措之前,应该举行更多、更广泛的公众听证会,听取公众、特别是有关企业的意见。中国政府的一些举措恐怕还要有立法机构的批准。在这方面,美国政府的许多做法值得我们借鉴。

与许多发展中国家不同的是,中国已经具有一个相当规模的知识生产基础结构以及丰富的科技人力资源……中国走向自主创新是一个重大的战略和政策转变,其实质就是要使科学技术进步成为中国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主要源泉,同时把本土技术能力的发展看作是提供中国经济国际竞争力的主要途径。

自主创新的主体是企业和个人。但由于初始投入大、投资风险高,外国垄断企业往往也会合力打压,国家对自主创新的支持是不可或缺的。政府可以且应该通过适度的补贴、减税、信贷优惠、事后奖励、行政便利、基础设施提供等方式,对企业和个人的自主创新予以支持。当然,政府在基础研究和教育的投入更自不待言。

中国应该感谢特朗普、纳瓦罗和莱特希泽,他们对中国实行技术封锁只能迫使中国放弃幻想,更加心无旁骛地走向自主创新的道路。

中美贸易战

6.重新审视“走出去”战略

走出去”是中国近几年大肆宣传的“战略”。这一战略已经引起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高度警觉。

301调查报告认为,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活动在三个方面损害了美国的利益。

⒈中国试图通过并购和投资实现产业升级,损害了美国企业的竞争力。由于中国企业得到政府补贴,以及拥有数千亿美元的各种基金的支持,美国高技术企业无法在全球市场上同中国企业开展公平竞争。由于市场份额的丢失,美国企业的研发可能不得不转向其他利润和发展潜力较低的领域,进而丧失长期竞争力。

⒉中国企业比美国并购目标企业技术落后,根本无法给美国带来一般直接投资所能带来的技术溢出效益,因而将破坏美国企业的持续创新能力。
⒊中国的海外并购人为提高了潜在并购标的物的价格,造成了整个知识产权并购市场的价格扭曲。

正如日本经济学家关志雄所指出的,为了阻止中国企业为获得先进技术而开展的并购等对美直接投资,美国的外资安全审查制度越发严格。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以资金为基础的在海外并购战略必然受阻,并且代价越来越高。中国应该给这种“走出去”战略降温,企业“走出去”应该建立在商业考虑的基础之上,依靠商业手段加以实施;除非特殊情况,政府不应予以干预。

除了获取技术的动机,输出过剩产能也是许多企业走出去的动机。这种输出可能存在两个问题:

⒈整个经济和产能过剩企业的结构调整被延后;

⒉接受投资的东道国国根本没有能力偿还对中国的债务。为了避免这两个结果、特别是后者,企业负责人和相关决策者必须准备承担被追责的后果。

因此,近年来方兴未艾的“走出去”应该调整。中国企业旨在获取高新技术的“走出去”,正受到美国火力全开的阻击;“走出去”获取先进技术的道路肯定会越走越窄。中国企业旨在输出过剩产能的“走出去”,也将会日益受到东道国政局不稳、无法偿还债务等问题的困扰。

企业“走出去”必须建立在商业考虑而不是政治考虑的基础之上。中国过去的对外援助几乎都以“既失去了金钱,又失去了朋友”而告终。这一惨痛经验教训不应忘记。

中国自身有着庞大的国内市场,开拓国内市场应该是中国企业的主攻方向,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和其他政策,应该鼓励企业在扩大国内投资和调整产品结构,在适应或创造国内需求上多下功夫。

7.做好中国自己的事

中国最终能够立于不败之地的最可靠保证是幅员广大、人口众多,并且已经建立了一套比较完整的经济体系,可以依靠庞大的国内市场最大限度地实现规模经济。

2006年,中国出口占GDP的比重为38.6%,以后逐年下降,但2016年这一比重仍高达20.2%。与此相对照,美国出口占GDP的比重为13%左右。中国出口在世界贸易中的份额为14%左右。

2017年,中国对美国出口总额5056亿美元、对美国贸易顺差近3750亿美元(美方数字)。尽管在最近几年有所改善,在大国中,中国显然依然是对外部需求、特别是对美国需求依赖度最高的国家。

中国的这种经济结构存在三个问题:

⒈资源跨时、跨境配置的扭曲。中国严重依赖对外贸易的这种经济结构,是长期执行出口导向政策的结果。而出口导向政策意味着,各种形式的出口补贴措施的使用和汇率的低估,而这些又意味着价格扭曲的存在。

价格扭曲必然导致资源错配。深度参与全球分工、发挥比较优势所导致的国民福利增长,可能早就开始被贸易条件恶化、环境污染、资源枯竭、面对外部冲击的脆弱性所导致的国民福利损失所抵消。中国早就有必要对经济的外向程度做些回调。

⒉中国在国际市场上攻城略地,已经引起其他国家的恐慌和敌视。在500多种主要工业产品当中,中国有将近一半的产品产量居世界第一。许多竞争对手不得不接受日益缩减的市场份额,有些对手则陷于倒闭的境地。德国、美国的太阳能板生产商被横扫就是一例。中国不断占领海外市场的局面,是其他国家所不能接受的,因而也是不可持续的。

⒊由于美国国内政治气氛的变化,尽管在经济上对美国总体有利,中国已经无法继续维持对美国的大量贸易顺差。美国是中国出口的最大吸收国。减少对美的贸易顺差,意味着中国必须相应减少对东亚国家的贸易逆差。对美贸易格局的调整,也意味着中国必须降低经济的对外依存度。

为了进一步降低中国的出口依存度,中国必须彻底放弃出口导向政策,转而实行中性的贸易政策。为此,中国必须尽可能减少出口补贴、避免使用出口退税作为刺激出口的手段调节、让人民币汇率发挥调节国际收支平衡的作用。

长期以来,大力吸引外资、以市场换技术,是中国对外经济政策另一个重要特征。中国是一个高储蓄国家,中国不缺乏资本。引进外国直接投资的主要目的是引进国外技术。通过提供优惠来吸引外资的政策存在一系列问题:

首先,中国并没有有效地把资本流入转化为贸易逆差,从而形成了一种不合理的国际收支结构和国际投资头寸结构。这种结构的不合理性就体现为,中国虽然拥有2万亿美元左右的海外净资产,但在过去十几年中,中国的投资收入基本是逆差。

其次,市场换技术的策略已经证明是一种比较失败的策略。随着中国经济竞争的日益激化,通过引进外资提高中国技术水平的可能性越来越低。

再次,在某些时期和地区,由于地方政府对外资实行的优惠政策,本地民企受到挤压。因而,中国需要把过去的引资政策改为负面清单管理。在允许外资投资的领域,如果外资希望进入,我们欢迎,但没有优惠政策。为了顺利执行中性的外资政策,地方政府的政绩考核标准也应该作出相应调整。当然,中国应该继续欢迎外资,因为外资的进入会增加对中资企业的竞争压力,有助于改善中国经济增长的质量。

中国在过去20多年中所积累的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安全性,也值得注意。中国早已跌入美元陷阱。有人说中国的外汇储备是中国对付美国的武器,但事实是,中国的外汇储备更是美国对付中国的武器。这就是凯恩斯所说的:

如果你欠银行100英镑,你有麻烦;但如果你欠银行100万英镑,银行有麻烦。

现在美国欠了中国3万亿美元,有麻烦的是谁是最清楚不过的事情。除非能以某种方法确保外汇储备的安全,中国应该逐步、有序地、润物细无声地通过经常项目或资本项目逆差,用掉其中的大部分,而仅维持最低限度的美元外汇储备。

既然中国已经不再处于“战略机遇期”,中国对跨境资本流动可能造成的冲击就更需要保持更高的警惕性。对于资本项目,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我们不应该再进一步推出任何重要的自由化措施。

中国经济同世界经济的一体化,在改革开放初期主要表现为中国按所谓的“雁行模式”参与国际分工,现在则是越来越多地深度参加到全球生产网络的价值链,中兴事件暴露了参加这种分工的脆弱性。但是,脱离全球价值链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冲击也是极为巨大的。

如何既不脱离价值链又不会因价值链受到破坏而丧生生存能力?

这些都是我们必须仔细考虑的问题。中国全球生产网络企业应该积极同世界其他国家的同行一起努力,使全球生产网络、价值链免遭破坏。同时,中国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掌握核心技术,以避免中兴的尴尬。

中没贸易战

8.尽量减少中美双方的误解

世界历史上的很多冲突甚至战争是误会引起的。中国应该努力减少美国对中国意图的误解。从301调查报告就可以看出,美国对中国的意图、战略、政策存在许多误解。

基本上,美国过高估计了中国的实力和潜力。而中国自己的宣传则加强了美国的误解。虽然中国已经被美国定位为头号战略竞争对手,中国对中美关系的改善不应抱有更多的幻想;但无论在地缘政治领域还是在国内政治、经济体制改革领域,中国还有很大政策调整的空间。中国应该继续坚持邓小平韬光养晦的战略方针,尽量稳定中美关系,避免使两国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总之,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新时期:和平与发展的时代没有改变,但战略机遇期已经离去。在继续坚持和平与发展时代看法的同时,应该看到中国的外部环境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中国和美国日益走上竞争的道路,中美冲突将会越来越多,危机随时可能爆发,如何管理危机是中国对外政策的巨大挑战。中美贸易冲突将会长期化和常态化。为了使中国能够在未来的几十年间继续保持平稳发展,为建立人类自由、民主、平等和繁荣的命运共同体作出应有贡献,中国对自己的对外经济政策作出调整,已刻不容缓。

9.让我们携手,共克时艰

当前,中国企业家必须同时面对三重不确定性的冲击:

①中国经济向“高质量发展”的艰难跋涉

②第四次产业革命浪潮

中美贸易战拉开了21世纪最大的一场大国博弈的序幕

打贸易战,是我们不愿意的;贸易战升级,当然也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是既然已经打起来了,也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从来都不缺“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豪情,也相信风雨之后总会见到彩虹。

升宝国际15年转口经验,专业操作第三国转口,专注规避反倾销,有大量成功转口美国的案例可分享,欢迎来电咨询!

返回顶部